發表論文必須知道的十件事

發表學術論文必須做的10件事

(作者為Duane?Wegener,美國普渡大學社會心理學的教授。Wegener教授擔任Wiley期刊Social?Psychology?andPersonality?Compass的編輯,他撰寫了題為“10?Things?Scholars?should?do?to?get?published”的文章。由Wiley?China?Blog特意將其譯成中文,分享給中國的學者們。)

大家好!我是Duane?Wegener,今天我想跟大家談談新學者發表文章必須要做的十件事,雖然我對這十件事進行了排序,但是請注意,它們的重要性其實是不分先后的。
我的建議很大程度上來源于我作為社會心理學實證類期刊編輯、以及最近作為CompassJournals?之一Social?Psychology?andPersonality?Compass編輯的經歷。我明白不同的研究領域對于發表文章有不同的運作方式,所以我不敢保證自己對其它領域及其它領域的編輯流程有專業見地。但接下來我所說并不具有任何專業限制,也與心理學領域本身無關。我希望這些建議能更廣泛的適用于不同學科分支、幫到來自不同專業背景的學者。
我的學生們將這些視為我給他們文章發表和學術生涯發展的建議。文章發表和學術生涯發展有很多關聯之處,你們會發現這“十必行”中的某些要點更多地是在談論專業知識的準備與專業能力的訓練,而并非文章發表過程本身(盡管,至少在我們的研究領域,毋庸置疑的是,一位學者的職業發展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其發表的學術成果,而學術成果又取決于該學者是如何被訓練的)。
現在開始談談“十必行”。

建議十:抓住每個當審稿人的機會
學者如何能不局限在自己寫文發文的框框中積累更多文章發表經驗呢?最好的方式之一就是——當審稿人,如果能成為目標發文期刊的審稿人則更好。新成員的名字通常不會立即出現在編委名單上,但對很多期刊來說,一半以上的稿件都是由特設審稿人評審的,即那些不出現在編委名單上的審稿人。
如果你曾發表過與提交文章相關主題的文章,那么期刊編輯可能會找到你的姓名和聯系方式,邀請你做審稿人。他們也可能邀請在該領域發表過文章的你的導師或資深同事。如果你的導師或同事沒時間審稿,或者愿意幫你獲得審稿經驗,他們可能會向編輯建議讓你參與審稿。很多期刊編輯都樂于接受新的審稿人。
請認真對待這些機會。我曾作為學生參與過一項研究生課程項目,在項目中,一位資深編輯告訴我們,他會特地尋找研究領域的新學者參與審稿。通過這種方式,他能了解該領域新學者們的想法,并由此評估新學者們未來的學術能力。新審稿人所寫的評論將決定編輯是否去閱讀他們所寫的文章,以及是否請他們參加該編輯組織的小型會議。
現在,一個學者完成審稿并不僅僅是要“取悅”期刊編輯,至少對于我們社會心理學領域來說,審稿過程中最重要的部分可能是可以在對投稿文章做出發表決定后,能看到其他審稿人的意見,這一點對于實證文章和綜述文章同樣有效。閱讀其他審稿人的意見,可以讓我們了解對于同一篇文章,其他人是如何評價的。他們和我發現了相同的問題嗎?對于最重要的一些問題,我和其他人的意見相同還是相反?哪位審稿人的意見被編輯最終采用而做出了文章發表與否的決定?
這些信息能幫助新學者融入研究領域——了解該研究領域特定期刊中,哪些理論被視為學術貢獻,哪些論據論點被視為充分支持作者所闡述的理論。持續一段時間后,你很可能會發現,不同的學術期刊各有自己的特色(不同的編輯隊伍的風格也會略有不同)。我并不建議大家將其他的審稿人的意見甚至最終的發表

決定視為對文章的正確評判,事實上審稿流程中也會有很多錯誤,但參與這一過程能幫助你更好地“雕琢”自己的科研成果。
站在審稿人的眼光來看待自己的文章是一項非常寶貴的技能,而能了解到其他審稿人所想就更好了(如果你也是他們當中的一員)。
至少從我的角度而言,將期刊審稿的任務加入到研究生課程項目中是至關重要的。它能幫助學生跳出文章作者的思維模式,站在讀者的角度來看待問題。即使你的課程項目中沒有大量的審稿工作,你也可以與自己的導師或其他學生合作,來增加這部分經歷。

建議九:像專家一樣寫作
也許這部分建議無需言說,因為你本來就是、或本該成為自己研究領域的專家。但如果你的寫作并不專業,可能最終無法成為一個專家。你應該給文章讀者留下這樣一種毋庸置疑的印象:你對專業領域的理論知識和相關研究爛熟于心。
這意味著你應該對研究領域中的重要理論非常了解。如果你目前的研究重點并不在這些重要理論之上,記得在研究背景中引用它們。如果直接將這些背景理論全部置之不用,那么審稿人(尤其是站在該背景角度的審稿人)可能會認為你并不知道這些研究成果。相比單純作為背景來引用,更好的做法是,如果你的研究是基于此領域早前的研究成果,請一定將這一點明確地呈現給讀者。
你的文章要點應該一目了然,不論它是對領域的變革性創新,還是對現有理論的延伸和擴展,該要點的特征和對應的數據支持都應清晰地提供給讀者(如果這是一篇實證性文章),并且論點和論據應該在整篇文章中反復多次出現。

建議八:定位“高遠”,不局限于現有數據
在你研究一棵特定的樹的時候,不要忘記整片森林。對于一篇實證性文章,你的研究可能是針對某一類人、群組或者環境。但對絕大多數科學研究學科來說,我們找尋的是廣義的、普適的研究方法和原則,這些方法和原則是超越任何一項具體研究的。
我并非建議你丟棄研究目標或者做不合適的廣義結論,但即便是非常具體的研究,對于其他領域的類似工作過程也可能產生影響。過度泛化的危險是必須承認的,所以你可以在提醒讀者這一成果的局限性的同時,指出它在類似概念的研究領域中的用途。
要真正地應用,或許還需要附加測試或加入其它相關理論的驗證,但別忘記提醒讀者,即便你研究的是一棵具體的樹,你對更廣闊的理論森林也會有所貢獻。

建議七:保證研究的一致性
在研究中不當地使用理論,是毀滅自己試圖建立的新理論的最直截了當的方式。有些文章會試圖將兩個不相關的研究結果放到一起,建立一個新的理論框架并進行檢驗,說“若得到某結果,則得到另一結果”,而且這種推理過程在該新框架中看似合理。
如果沒有現成理論可引用,人們常常會專注于與理論相符的結果,卻忽略那些不相符的結果。更糟糕的是,我見過有人在不同期刊中發表并不一致的結果,但卻沒有在后發表的文章中提到之前的研究結果。簡單看來,他們踩了“不誠實”的界限。即便審稿人沒有發現另一篇文章,但這兩篇文章會被所有讀者看到,最終也會被發現。
當然,我現在也意識到人們對于某一現象的理解會隨著時間的變化而變化。這可以理解,但需要注意的是,研究者在建立新的理論來解釋該現象時,應該保證該學研究的可重復性(例如,在目前的研究之前,還有2個或更多的類似結論)。在首次發表自己的研究成果之前,保證該研究的可重復性可以避免傳播不必要的、或者很快就會被修改的理論。
我相信,一個高產的、但一直不斷改變自己理論的學者的影響力,不會超過一位謹慎而保守的確保某個現象可以被解釋、建立連貫且相對穩定的理論體系的學者。
研究一致性的問題涉及到文章的方方面面。除上述之外,研究者不該對概念上相似的現象作不同類型的分析,否則會讓人覺得該研究者在眾多類型的分析模型中挑選出了最支持自己觀點的那個。在很多情況下,解決一個問題可能有不止一種的統計方法,但方法使用的不一致性可能會使審稿人、編輯乃至讀者起疑。

建議六:別指望審稿人或審稿過程能幫你把文章“寫”完
我曾經在我研究領域的頂級期刊中發現過這種現象。有時一位頗有經驗、本該對此相當了解的研究者,竟然提交一篇很不完善的初稿,好似在期待審稿人或編輯告訴他,要使得文章發表,還有哪些研究該做。
還有些人會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將文章提交給頂級期刊,完全不理會自己的研究結果是不是值得在頂級期刊上發表。他們會將自己的每一篇文章都從頂級期刊投起,一旦被拒,再按照期刊的影響力層次排名,一個一個往下投稿。
這兩種并未做好準備的投稿方式(至少對于目標期刊來說)都是浪費時間,請不要做這樣的事情。
做好投稿準備不僅意味著文章與期刊在各種層面上的“匹配”,還意味著作者有花時間將文章寫好。而這不僅表示文章寫得足夠清晰和完整,還表示作者花了足夠的時間和精力修改文章的錯別字、參考文獻等。只有保證這些都做好之后,你才能給期刊投稿。

建議五:將文章投給“對”的期刊
這一點與建議六非常相似,但我仍認為這一點需要特別強調。因為如果文章沒有投給對的期刊,投稿的過程是非常耗時耗力的。
首先,請仔細了解待投稿期刊的投稿指引。如果這是一個實證性期刊,不要投一篇綜述性文章,因為該期刊是絕對不會發表的。而且,如果這家期刊將你的文章送給了審稿人審核,你有可能得等上好幾個月才能改投。
記得使用該期刊的正確(標準)格式,否則審稿人可能會認為你并不特別了解該期刊,因為你連基本的標準投稿格式都不了解。
前面提到過的,文章“價值”要與期刊“匹配”在此處仍然適用。不要將你寫過的每一篇文章都從最好的期刊開始投起,也不要將審稿過程當成改善研究的過程。當你有自信文章可以被接收后再投稿,否則,請繼續你的研究和寫作,直到文章與你的目標期刊相“匹配”為止。
作為一個新學者,最好的方式是一開始就投出一些比較有影響力的文章,同時將這些文章投給合適的期刊。并不是所有的實證性文章都足夠投到研究領域的頂級期刊,也并不是所有理論結果都值得寫到書本中的某一章節或是發表到理論性期刊中。期刊的審稿過程會因為稿件多次“亂投”而效率低下。

建議四:將研究視為一項投資
比起發表文章的建議,這一點更像是學術生涯發展的建議。但我認為它至關重要,尤其對于那些需要自己在實驗室獲取研究數據而非分析二手數據的實證性學科的研究者來說。在做實驗或測量獲得數據的過程中,你也許可以變換很多種操作和測量方式來得到支持理論的證據,但僅僅只專注于一個科研問題就像把自己的養老金全拿來投資一支股票一樣,如果該項研究進展順利,你的科研生涯也許會起步很快,但有時候,即便你的研究想法很好,實驗結果也有可能不盡人意。所以最好的方式,是將研究力量分布在不同的問題上,而不要只有一種研究模式。
這并不是說你需要研究不同的領域,或者解決幾個完全不相關的問題,或者與不同的導師和合作者一起工作。我只是說專注于一個特定問題的研究方式有局限性。太多的新學者在產出方面掉隊,就是因為陷入了為學生時期開始的研究尋找論據的泥潭。
而對于做二手數據分析的學科來說,這一點就沒那么重要了。因為這類分析會用不同的方法和假設去測試同一組數據。但即便是在這樣的學科分支里,請不要特別偏好某一類假設而導致忽略了更有產出潛力的方法和問題。
如同投資者會在一段相當長的時間內持續不斷的投資,以保證盈虧平衡一樣,科學研究的產出也需要持續的努力。有段時間你可能會特別高產,但事實上這個是你之前付出持續努力的結果。對于科研成果的產出來說,不要指望它會比股票市場的突然走高還要來的更迅猛。

建議三:與高產出學者合作
有些學者會過分宣揚科研合作、整合各方論點、解決挑戰性問題的好處。他們有部分說辭是對的,因為有些學科之前確實需要通過合作才能比較有效的解決一個具體問題。
但我這里要強調的是在一個學科內與人合作的好處。對于一個新學者來說,觀察高產出學者獲得研究成果的方法從而提升自己的產出能力是很重要的。與人合作也會從積極層面增加做科研的壓力以促使研究完成。尤其是當你找到一個特別有效的合作者(或者不只一個)的時候,我特別相信更多的想法與見地的交流會使研究結果更棒。另外,如果一個研究小組中的成員分別牽頭不同的課題,那么每個小組成員都可以參與多個課題,從而有更多發文機會。
當然這也存在潛在的風險,比如有些組員合作得不順利,那么研究小組可能會以浪費時間和精力收場,而學術成果產出率則比不合作時還低。因此,合理地利用合作機會,找到合適的合作伙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旦找到這樣的合作伙伴,一定要努力建議長期的合作關系;而如果合作并不順利,最好盡早結束合作,再找尋其他機會。不過,如果是跟導師合作不順利那就比較棘手了。在學術生涯早期的時候,放棄許多已經開始但還未完成的項目不太好,有時你必須堅持下去,強迫自己完成。但如果合作進展并不順利,你好不容易熬完了一個項目,最好不要又開始一個新項目,比如自己的學位論文。為了讓研究順利進行,獲得更高的學術產出,最好是尋找一些長期的合作伙伴。
同時,必須承認的是,如果學者總是在一個多作者的文章中的排名不靠前,那么大家并不會認為他的學術能力很強。因而,如果該學者并沒有他擔當主要作者的文章(對于社會心理學來說,主要作者即第一作者),這種合作研究也可能有損大家對其學術能力的看法。因此,團隊中的每個合作者找到自己最獨特和最有優勢之處是至關重要的——這樣保證了他們在自己有優勢的領域中總能成為主要作者。
你必須發展你的研究特長,這樣人們會了解你是誰、你研究的是什么。而你完全可以在一個高產的研究團隊中這么做。

建議二:預測編輯和審稿人的看法
這一點與前面所提到的站在審稿人的角度去寫作直接相關,但比它多一點。
你應該了解期刊的編委會,因為他們是最可能決定你文章發表與否的一批人。你不可能總是猜到審稿人是誰,但你通常可以在編委會中找到一個或兩個關鍵人物,預測他們會對你的文章有什么看法。如果你能做到這一點,那么你可以直接按照這一兩個人的視角和想法去寫文章。同時,你還可以在文章的參考文獻里引用與他們看法相關的文章,最后,闡述清楚你的研究與理論如何符合或超過了過去的工作成果。
如何做到這一點,取決于你想要說明的問題,以及你的研究課題的優勢。采用駁論與平鋪直敘要好,如果一些理論相互沖突,你可以直接評判它們的優劣,這也比你僅僅除述出自己的觀點,而期待別人找出相應理論來支持你的觀點要好。如果你對自己的觀點進行有強有力的數據論證、將自己的理論與其他人的區別開來則更好。但即便是這些情況下,你還是需要預測一下審稿人或編輯會用什么樣的、與你自己不同的視角來審視你的結論。

建議一:將審稿人和編輯的初次評價視為文章修改的起點,而非文章發表的最終定論
很少有文章能夠不經修改就得到發表,有些甚至要經過大量的修改才能發表,因此,即便看上去負面的審稿意見乃至拒稿信,也有可能為你最終成功發表文章提供路徑。
編輯們一般會在decisionletter中闡述清楚他們是否認為稿件經修改后足夠發表。如果你不確定編輯在信里說的是什么意見,那么不妨回信詢問。編輯的工作就是與讀者溝通,說明怎樣的修改會使文章足夠發表(如果他們認為該文章有機會發表到該期刊上),或者為什么作者的文章無法發表(如果他們認為文章沒有機會發表)。
如果編輯或審稿人認為你的文章當前無法發表,不要灰心,因為他們其實指出了你的研究中還有什么需要補充的(或者如果你的文章是理論性的,還有哪些問題你需要闡述得更清楚)。如果你是向實證性期刊投稿,那么只要你增加了足夠的數據,便可以再次投稿。當然,當你這樣做的時候,最好直接能解決decisionletter和審稿意見中的建議和問題。在大多數情況下,寫一封CoverLetter來說明之前decisionletter和審稿意見中提出了哪些問題,并說明新修改的稿件是如何解決這些問題的,會很有幫助(或者如果你沒有解決這些問題,闡述清楚為什么這些問題不是阻礙文章發表的原因)。
你對文章進行修改是為了向之前的審稿人和編輯意見做出反饋,并且將其改善為一篇足夠發表的文章。
作為一個新學者,可能很容易因為負面的評論和決定而感到沮喪。事實上,審稿流程也并不完美,因為不是每一個審稿人都是被審文章研究領域的專家,也不是所有的編輯最終都做出了正確的決定并給出了合理解釋。但審稿人確是這樣的一批人——在你文章發表后最可能讀你文章的那些人,所以他們的意見是對于你的文章論點是否闡述清楚的很有價值的指標。同時他們能發現絕大多數讀者看你文章時可能會產生的疑問,所以即便他們的意見有時并不是那么有理有據、或者并不像專家所言,這些評論也會給你修改文章很好的指導和幫助。
審稿過程是一個標準流程,所以你也該視之為如此。當收到審稿意見和decisionletter時,仔細閱讀,想想你是否能解決這些問題,如果可以,怎么解決?這些問題僅僅是寫作的修改,還是需要新的分析,需要新數據?如果新數據是必要的,那么你可能要考慮是否值得花時間獲取一輪新數據。在一個人的學術生涯中,有時候等待是可以接受的,有時候也許經不起等待。
你或許可以找到其他替代方案,在這些研究方案中,目前的數據已經足夠支撐文章發表(這樣文章的修改就僅剩寫作和分析了)。不論是哪種情況,審稿意見都是非常有用的,請將之視為讀者看到文章后的反應之縮影,然后好好修改文章。
最后還需要提到的一點,有些決定僅僅是需要你多與編輯做相應溝通。如果decisionletter或審稿意見中的某些關鍵點是明顯錯誤的,最好的方式是將這些意見以有禮貌的方式反饋給編輯。我不建議在收到decisionletter或意見的10分鐘后就迅速回復一封沒有禮貌的郵件。此處其實是再次體現合作之優勢的地方,因為學者們可以共同商量出一個委婉而有效的回復。先將審稿意見放在腦海里思考一下,隨后再做出回復會有效得多。

上述方法僅適用于大部分問題來自于decisionletter和審稿意見錯誤的情況,并且這些問題僅通過寫作和分析就能得到新的修改版本。如果你需要收集新的數據來保證文章的完整性,那么指出編輯的錯誤是百害而無一利的。所以,如果最初的拒稿原因僅僅是因為編輯對文章的錯誤理解,請再嘗試上述方法獲得發表機會。
當然,和編輯說明這些問題的時候,請記得虛心承認是自己沒有在初稿中沒有將問題闡述清楚。因為人們對于“是你錯了,我的文章應該被發表”這樣強硬的態度通常是無法心平氣和接受的。
作為總結,我想說一些其他相關事宜。我意識到今天所給出的建議大多是對于實證性文章而言,因為在我的研究領域中,大部分都是實證性文章。對于那些發表在Compass?Journal的觀點性文章也同樣適用,當然你也可以參考Michael?Bradshaw的“whyand?how?to?write?a?good?review?article”的演講。
GregManey的“howto?survive?the?review?process”的演講也很有參考意見。他的很多觀點與我今天所講述的建議相符。我們的不同觀點可能說明獲得審稿經歷的途徑并不唯一,你可以都參考看看,最終做出適合自己的決定和做法。
希望以上內容對大家有用,祝大家在文章發表過程中一切順利!

相關文章

版權聲明:

本網站(網站地址)刊載的所有內容,包括文字、圖片、音頻、視頻、軟件、程序、以及網頁版式設計等均在網上搜集。

訪問者可將本網站提供的內容或服務用于個人學習、研究或欣賞,以及其他非商業性或非盈利性用途,但同時應遵守著作權法及其他相關法律的規定,不得侵犯本網站及相關權利人的合法權利。除此以外,將本網站任何內容或服務用于其他用途時,須征得本網站及相關權利人的書面許可,并支付報酬。

本網站內容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網站刊登內容,請及時通知本站,予以刪除。